人民网评论—这是一种伟大的独立的科学精神”

作者:党波涛 时间:2010-12-01 点击数:

刘盛佳的儿子展示父亲的手稿

求学时代的刘盛佳

(记者 张瑜琨 实习生 高华敏 袁超一 通讯员 党波涛)“你虽然走了,但你的精神永远留在了你热爱的桂子山,留给了后人。”华中师范大学“拐杖教授”刘盛佳的感人事迹经本报率先披露并连续报道之后,引起强烈反响。近日,人民网、新华网、中国网、中国广播网等大型门户网站纷纷转载报道,许多网友自发将报道传至天涯、猫扑等论坛,众多网友向刘盛佳致敬。

人民网发表评论称:“刘盛佳老师右腿被截肢,正是他个人为维护科学和真理而付出的代价和作出的牺牲,这是一种伟大的独立的科学精神!”

评论写道:“在急功近利思想的误导和诱惑下,人们的科学精神,实事求是的方法,坚持真理的态度,往往容易被现实的利益和眼前的实惠所扭曲,甚至发生异化:少有人愿意十年如一日坐冷板凳去做实实在在有益的研究工作;少有人在舆论和荣誉的潮起潮落前能不被冲昏头脑,而坚持真理的方向保持心灵的淡泊,独守在那“灯火阑珊处”!学术界充斥着普遍性的耐不住寂寞的浮躁,一步登天走捷径的幻想,争名夺利如同市井殴斗般的疯狂!”

“刘盛佳,这个普普通通的学者,生前没有“蛮声海内”的盛名,去世后也并不会有太多人知道他的功绩。但是,他的脚踏实地、实事求是、勇于追求科学真理的伟大精神,无惧牺牲、无私无畏、坚守一位科学家的学术操守的勇气,值得我们今天的学术界、社会好好深思、铭记!”

错过报名,老师破例招收

上巴河镇曹岗村,是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的一个普通村庄。1937年,刘盛佳出生在这里。他在自传中回忆,小时候家境贫寒,上不起学。他在小学教室的窗外听了三年的全部课程。

1951年,黄冈中学首次在上巴河镇设考场招生。刘盛佳向家人提出,自己想参加这次考试,遭到反对。

考试当天上午,他在田里插完晚稻秧后,背着父亲和哥哥,偷偷赶到了考场。由于没有报名,他没来得及参加第一门课的考试。

招生老师之一杨祖华早就知道刘盛佳想上学,于是为他开了“方便之门”。中午,他让刘盛佳用备用卷补考,下午再进考场参加正式的笔试。刘盛佳的升学手续也一直等到黄冈中学正式录取他后才得以补办。升学手续要交照片,还是杨祖华出钱给刘盛佳拍的。

刘盛佳在自传中写到,1952年春,自己进入黄冈中学已半年,家里却在这时被划为地主成分。刘盛佳面临失学。杨祖华老师又一次伸出援手,以要刘盛佳帮他送米为由,让乡里允许他去黄州。刘盛佳这才得以继续上学。

靠助学金读完6年中学

刘盛佳在自传中回忆,他怀揣着家里给的2元钱来到了黄冈中学,但此后家里再也拿不出钱来。在没有任何书面证明的情况下,黄冈中学的校领导给他发放了乙等助学金。这是刘盛佳唯一的经济来源。

“没有购买过课本,所有作业本皆是用过的废试卷翻面而成,一瓶墨水,一支筷子夹一个笔尖,这些便是我的全部学习用品。” 刘盛佳描绘当时的窘境。

他连被褥床单都没有。冬天,刘盛佳与同学共一床被子;夏天,床板上放张破旧的草席,他就能安然入睡。他穿的是学校保管室收集的无人认领的烂衣破衫。

自传中写道,那时刘盛佳曾作为学生代表,当选五一国际劳动节群众大会主席团成员。可是,由于衣服太破烂,站岗的解放军战士以为他是要饭的,不让他登主席台。

借衣借笔参加大学考试

1957年,中国人民大学等几所高校在武汉举行单独招生考试,黄冈中学批准25人赴汉参考。刘盛佳就是其中一个。那时,同学们自发将名牌钢笔、文具盒,甚至好看的衣服借给刘盛佳。他不负众望,取得了武汉考区的最高分。由于政审不合格,他没有被录取,只能参加当年的全国统一高考。

“我们都是悬笔书写,以免手上的汗水濡湿了试卷纸,我在考试时,不时觉得清风徐来,隐约发现刘石逸、彭灏、周尚、徐传授、王骥、陈守义、周耕耘、胡兆熊、姜祖吕等监考老师在我的背后给我扇扇,使我倍受鼓舞……”黄州的夏天十分炎热,考场上,黄冈中学的老师们为刘盛佳扇扇。其中,彭灏等老师从未给刘盛佳上过课,却早被他的求学精神感动。

“他们让我光光耀耀地走出黄冈中学的校门。”考出高分的刘盛佳被中山大学录取。时任黄冈中学党支部书记兼代校长的程德懋,亲自去派出所为刘盛佳办理户口迁移手续。此前,刘盛佳在黄州一直没有户口。副校长田中杰向学校领导和老师募集钱物,为刘盛佳置办了一套衣物行李,还有上学的盘缠。

回忆黄冈中学六年生活,刘盛佳感谢了许多老师和领导。“为母校争光,是一直的信念”。这也成为他与残疾、病痛斗争的同时,还坚持奋斗的动力之一。

Copyright© 奔驰宝马游戏 地址: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。邮编:430079